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在丈夫面前被别人侵犯的人妻待续
在丈夫面前被别人侵犯的人妻待续
一)性的启蒙「不要啊……啊……啊,求求你放过我吧……啊……啊」刘文伟胯下的女人哭喊道,她是个规规矩矩的女人,一直恪守妇道,以为这辈子只会跟丈夫一个人做这种事,没想到这次却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赤裸着全身,下面还夹着他的肉棒。想到此处,泪水又一次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脸上汗水跟泪水浸湿了发尾。

她奋力的抵抗着,企图挣脱眼前这个男人。可不管怎么挣扎,刘文伟始终无动于衷。

「你刚刚可是淫荡的要死,还高潮了好几次,怎么态度一下就转变了呢,好好享受这份快感吧」刘文伟被那女人一叫,双手紧紧握住女人的傲人的酥胸,不仅没放慢抽查的速度,反而更努力抽送起来。下面阴茎早已沾满女妇人的淫水与自己的精液,随着一进一出的激烈抽插,发出噗叽噗叽声。

刘文伟,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性早熟很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因为小时候跟大人一起看a片有关系,小时候不像现在,每家每户都有电脑,什么液晶电视,家庭影院。有的邻居家里连电视都没的,可刘家已经有彩电,也有dvd机。

因为爸妈早期做生意,经常往外地跑,不过赚了不少钱。那时候邻居都是到处串门的,哪家有电视,就去哪家看。有时候电视节目看腻了,还会播一些电影,有的邻居的叔叔还会租a片到他们家放。他第一次看a片,是因为爸妈都去外公家做客,然后把刘文伟放在家里,让他伯伯看着(那时候刘文伟家跟伯父家是合居的)。刘文伟被伯父抱着,电视里面突然就播了几个男男女女,都没穿衣服的,里面男的使劲摸着女的胸部,这是他第一次看清女人的身体,女的一直在叫唤,看了一会,刘文伟就觉得下面涨的不行,总想撒尿,就跟伯父说我要去撒尿,伯父便让他去了。等他撒尿完回来,发现已经没再播了。懊恼不已,可是脑海中一直想着看到的那些画面,下面也一直涨的不行。那时候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邻居的叔叔还是经常租a片到他家看,还有他伯父一起,有的还带着老婆一起在看,但都把刘文伟跟小孩们打发到外面玩,然后把门关了,邻居的那些小孩就都跑去自己玩,刘文伟知道他们在里面看a片,就偷偷从门缝里面看。

看的心里面痒的很,下面涨的不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可那种心里痒痒的感觉说难受,又很刺激。

慢慢的年纪大了,也上了小学,邻居家们都慢慢有钱了,都买了电视,买了dvd,便没再在他家看过a片了,从此便少了一份乐趣。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堂弟叫刘文伟赶快跟他走,刘文伟不知所以,就跟了过去,原来他堂弟拿到了一张dvd的包装。外面有个女的全身赤裸,跪在地上,嘴里含着男人的那根家伙。

刘文伟第一次看到这种图片,心里又开始发痒,下面一下就硬了起来。

「你哪里搞来的这张」刘文伟问小他三岁的堂弟说道,心想这小子,没想到也会藏这玩意。

「我从我爸抽屉里偷来的,你可别说啊」堂弟畏畏缩缩的说道。

「你敢偷看这东西,你才多大,就看这种,不怕死吗」刘文伟威胁道,因为刘文伟心里有算盘,这种图片怎么能被这小子拿着,肯定要自己享用。

「……哥,我不敢了,你可别告诉我爸。」这小子听我这么一说,怕的要死,都快被刘文伟吓哭了。

「行,你把它给我,我拿回去放着,我就不告诉你爸,而且你以后不能碰这些东西,知道吗」刘文伟拿过封面,盯着堂弟说道。

「恩,好,那我们拿回去放好吧」堂弟小声的说道刘文伟拿着封面,跟着堂弟,进了他们房间,堂弟跟刘文伟说,放在床头柜那边,刘文伟打开床头柜,里面放了好几张光碟,不过其他都没封面的,刘文伟心里便想,这些肯定是伯父自己藏起来的a片,不然不会放这么隐秘。这下好了,以后没人在家,就可以偷看a片了。心里一片欢乐,回过头,又把封面给放了回去。这图片虽然很舍不得,可刘文伟知道不能拿走,拿走的话肯定会被伯父发现。

从此,一旦家里没人,刘文伟就在家偷偷看a片,可每次看一会,都快进着看,看来看去,总是那样,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而且看完小弟弟都涨的不行,便伸手压了一下,发现感觉触电了一样。刘文伟突发奇想,如果学a片里的女人,用手一上一下套弄小弟弟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便开始一上一下套弄了起来,没一会,感觉好像要尿尿一样,可那感觉比尿尿要舒服,要刺激很多。后来才知道,原来,这叫手淫。也没想到刘文伟小学三年级就学会手淫,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有时候一天一次,有时候一天两三次。手淫完便会懊恼不已,可一旦想起a片中的情节,又不由自主的手淫起来。

a片看多了,心里有时候会一直幻想着真正的女人的裸体,想像插进女人身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可那时候小,也只能想想而已,直到一次机会,终于摸到了真正女人的身体,至今记忆犹新。

那次是小学五年级了,因为暑假,刘文伟爸妈因为又要外出做生意,这次外出时间比较长,伯父伯母也有自己的事要做,便把刘文伟寄放在阿姨家。阿姨姓白,叫丽云。是刘文伟妈妈的妹妹,以前当空姐的,后来认识了赵斌,也就是现任斯图航空公司的总经理。这个赵斌,现在已经快五十岁了,前妻无法生育,两个人的感情慢慢破裂,便离了婚,赵斌离婚后把重心都投入在工作上,领导看他吃苦耐劳,人又圆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便升为副手,再后来前任总经理调离后,便把赵斌提拔为总经理。这个赵斌大白丽云整整22岁,按理说白丽云这条件,可以找个相当好的,可赵斌对她关爱有佳,而且权钱都有,便嫁给了他。赵斌娶了白丽云后,白丽云便给他生了两个女儿,赵斌乐开了花,让白丽云辞了职,在家当家庭主妇。刘文伟家离白丽云家虽然挺远,但两家经常串门,刘文伟以前也经常去他们家玩,因为阿姨很喜欢儿子,可生了个双胞胎女儿,由于计划生育严,在国企的不能超生,便没再生了。所以对刘文伟疼爱有佳。小时候就经常拿好吃的好玩的给他。这次知道刘文伟要在他们家住几天,高兴的不行。

「丽云啊,小伟就拜托你们了」刘文伟爸妈把他带到丽云家,说了几句话,因为赶时间,便急匆匆的走了。

「小伟啊,以前让你在这住,你都不愿意,这次倒好,在阿姨这得住好几天了,想跑都没得跑了啊,哈哈哈哈」丽云送走刘的爸妈后,关了门,高兴的对刘文伟说道「嘿嘿,阿姨,不好意思了,打扰了」刘文伟客套的回答道,这是老妈在车上吩咐他的,要有礼貌。

「哪里的话呢,你来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只是怕你住不习惯而已」丽云嘴始终没合上,看来她真的挺高兴刘文伟来他们家。

「不会,我可以」说实在,刘文伟也习惯寄人篱下的生活了,爸妈经常外出,他不是住姑姑家,就是跟伯父他们吃。

「那就好,那就好,那阿姨先去做晚饭,我去叫小洁还有小欣出来跟你玩」丽云说完,走进去叫她的两个女儿出来。

赵欣跟赵洁知道刘文伟来了,就跑出来找他。

「那你们就在客厅玩,别乱跑,晚上啊,小伟就跟你们姐妹睡了」丽云边说边往厨房走去,白丽云家里是两室一厅,他们夫妻两个睡一间,两个女儿睡一间,刘文伟去了,也没多余的房间给他,就让刘文伟跟她的两个女儿睡一块。赵欣,赵洁才4岁。不过她们跟刘文伟也很好,都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要找他玩。

「阿姨,叔叔呢?怎么不在家啊」刘文伟边吃边说,他每次来,她老公都在的,今天没看到他,便觉得有点奇怪。

「你叔他啊,不是这两天报台风吗,得在公司值班,得等台风过后才能回来,每年这个时候啊,他都比较忙。」赵斌在航空公司上班的,台风天气,都得安排一些防范台风的措施。

「哦,这样子」说完,刘文伟继续啃饭。

吃完饭,他们在大厅玩了一会,看了会电视。叫他们去洗澡,刘文伟洗完,白丽云便带着赵洁赵欣去洗。这时候,刘文伟在幻想,如果是阿姨帮我洗澡的话,该多好啊。想完咽了口口水,往浴室里看去,他们家浴室的门是玻璃的,透过玻璃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丽云阿姨的炯体。刘文伟的小弟弟又情不自禁的硬了起来。

「小伟哥哥,走吧,洗完了我们去客厅玩。」赵欣洗完出来,拉着刘文伟说刘文伟被她这一叫,赶紧转过头去,跟她说好。于是就依依不舍的跟着赵欣出去,临走前还不时回头往浴室那头看望。

过了一会,白丽云就带着赵洁出来了,只见白丽云一身银白色的短裙睡衣,头发还没吹干,披散在肩上,发尾还有水珠滴了下来,身上散发着洗发水跟沐浴露混合的淡淡香气,两条修长洁白的大腿,吹弹可破一般,再仔细一看,丰满的双胸隐隐若现,隐隐约约居然还可以看到乳头。原来白丽云嫌天气太热,洗完澡怕又出汗,就没穿内衣!刘文伟看的惊呆了,心里感慨到,毕竟是个空姐啊,真的是个性感尤物。

「小伟,还有你们两个,多吃点水果,零食就不要吃了,我去吹下头发,你们先玩一下。」白丽云道,转身又回屋了。

「恩……好」刘文伟意识到自己的窘状,红着脸赶紧回答道,也庆幸还好没被丽云发现,不然就丢人了。白丽云吹完头发出来,坐在沙发上,削起水果,刘文伟跟赵洁姐妹在一旁玩,刘文伟时不时的偷瞄着白丽云,看的下面硬邦邦的,过了一会,白丽云让他们去刷牙,刷完牙,领着他们进房睡觉。

「好了,赶紧睡觉哦」白丽云跟三个孩子聊了一会天,就关了灯,走了出去。

刘文伟闭着眼睛,整个脑袋都在想着他阿姨的那两颗丰胸。想着要是能摸上一把,死也值了。越想越难受,越睡不着。翻来覆去,看来不自己解决一下,是没办法睡了。转过头一看,赵欣姐妹两个人都熟睡了,心里转念一下「对了,赵欣也是女孩啊,在旁边而已,她睡得这么熟,偷摸看看也没什么吧」刘文伟悄悄的把手放在赵欣胸前「我擦,平平的,什么都没有,不跟我差不多。」算了,自讨没趣,还是自己解决吧。于是,脱掉内裤,一边幻想着丽云阿姨的美体,一边自己手淫了起来,手淫完才昏昏的睡去。

第二天跟往常一样,也没什么事情发生,直到晚上,热的不行,赵欣她们的卧室空调刚好坏了,只能让孩子们吹风扇,可因为热带风暴的原因,连风扇的风都是热的。刘文伟困的不行,可是因为太热,全身冒汗,一直睡不着。回头看看赵欣姐妹,她们倒是厉害,早已经熟睡了。

算了,起床喝点水得了,这什么鬼天气,刘文伟心里边咒骂,边起身往客厅走。

「小伟,你怎么还没睡」白丽云的房门突然打开,刘文伟吓了一跳「哦,阿姨,我睡不着,太热了,想去喝点水。」刘文伟懵懵的答道「是啊,台风要来了,热的不行,咦,你怎么除了这么多汗,不会中暑了吧,人会不舒服吗」阿姨走过来,看到刘文伟全身冒汗,伸手摸了刘文伟额头试试温度「不会啊,也没发烧啊」「没有,只是太热了,我比较怕热。」刘文伟从小就很怕热,一到夏天,动一动就满头大汗,更别说现在这种鬼天气了。

「那你去喝一下水,喝完来浴室洗一下澡,凉快一下。看你满身大汗的。」丽云吩咐刘文伟说道。

「啊,哦,好的,阿姨」刘文伟困意一下没了,想到赵欣跟赵洁没在,就能跟白丽云独处一室,激动的不行。刘文伟心里盘算着,好不容易跟阿姨独处,一定要干点什么。跑去喝完水,进了浴室。

「阿姨,我有点困,你能不能帮我洗一下。」刘文伟假装的揉揉眼睛,撒娇道。

「啊,你个小鬼头,好吧,阿姨帮你洗洗。」白丽云有点吃惊,不过也没说什么,心里想,这小鬼可能真困了,反正还这么小,帮他洗洗也无妨。

白丽云进了浴室,白丽云拿起喷头在他身上浇了下去「凉快点了吧」阿姨边在刘文伟身上擦沐浴露,一边说道。

「恩,很舒服,都不热了」刘文伟盯着阿姨,望着她若隐若现的双胸,说道。

「咦,你个小家伙,跟谁学的啊,这么不老实。」白丽云惊讶的盯着刘文伟的小弟弟说道。

「啊,不好意思,阿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刘文伟才发现自己小弟弟硬邦邦的笔直的挺立在白丽云的眼前,虽然说心里早有打算,可还是羞红了脸「你个小滑头,没想到这么小就会学坏了」白丽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又好气又好笑,她没想到这么小的小孩子居然有反应。

「阿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真的,只是看到阿姨这么漂亮,就……」刘文伟满脸通红的说道「哈哈,你嘴倒挺甜,没事,可能阿姨没照顾过男孩,比较不懂男孩子」白丽云被刘文伟这么一夸,乐的不行,可能在她眼里,刘文伟是个天真的孩子,只是生理反应而已。

「阿姨,它涨起来的时候,好难受啊」刘文伟腼腆的说道「啊,那你经常涨起来吗?你妈妈给你洗的时候也会这样吗」白丽云疑惑的问道。

「那倒没有,妈妈已经很久没给我洗过澡了,都是我自己洗的」刘文伟突然被阿姨这么一问,有点伤心,是啊,妈妈不知道多久没给他洗澡过了,他们只是一直忙着做生意,根本没什么时间照料他。

「可怜的孩子」白丽云继续给刘文伟搓着身体。

「阿姨……我」刘文伟盯着白丽云,她身上的体香,还有眼前抖动着的双胸,让他无法自拔。

「怎么了?」白丽云看他有点奇怪,问道「阿姨,我下面好难受。你能帮我搓一下吗」刘文伟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白丽云有些不好意思,又不知道怎么拒绝他的请求,心想反正文伟还小,可能太贪玩了,也不会有什么邪念,摸一下也没什么,摸慢慢伸下手去,然后慢慢握着刘文伟的小弟弟。白丽云这一握,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虽然刘文伟的家伙长度不是很长,可烫呼呼的,自己摸老公那玩意的时候,也没这么烫,这么硬。这要是长大了,发育好了,还得了。

刘文伟自从懂得手淫后,都是自己摸,哪有被异性这么握过,这时被她这么一握,一个抖擞,下面一阵尿意,身子一软,心一麻,一下就高潮了。

「小伟,怎么了?」白丽云看他反应奇怪,问道。

「没事……很舒服」刘文伟被刺激完,感觉人轻松了很多,可下面还是硬硬的。

「好了,洗完了。」白丽云拿过浴巾,帮刘文伟身上擦干。「走吧,回去睡觉」「阿姨,我可以跟你一块睡吗,我突然想妈妈了,而且那边没空调,好热,我睡不着。」刘文伟不想回去跟她们姐妹睡一块,那边又热,要是能在这边睡,又有空调,又有美人在身旁,那多好。

「……行吧,反正自己家的孩子」白丽云也没犹豫,很爽快的答应了。她压根对刘文伟没半点戒心,而且哪会晓得这么大的小孩子,这么多坏心眼。

「谢谢阿姨。」刘文伟兴奋的跳了起来「傻孩子,好了,上床睡觉吧。」阿姨拍拍被子,对刘文伟说道。

「好」刘文伟躺到床上,笑的合不拢嘴。

白丽云等他躺好,关了灯「小伟,你困吗?阿姨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好吗」「……好」刘文伟被阿姨突然这么一问,感觉有点不对劲「你是不是有看过什么东西?谁教你的,怎么阿姨感觉你有点早熟呢,对女人都有生理反应了」白丽云转过头盯着刘文伟说道,白丽云想了想,觉得有点不对劲。

「阿姨……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被白丽云这么一问,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不是的,小伟,只是阿姨看你今天的反应,还有那天你偷看我,阿姨都知道,你有什么话就对阿姨说,阿姨会帮你的」白丽云郑重其事的说道。

「阿姨,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别告诉爸爸妈妈好吗」刘文伟怕的要死,这要是被他爸妈知道,不被他们打死。

「傻孩子,我不是这意思,你也没做错什么,只是阿姨好奇,你有什么就跟阿姨说一说,阿姨也不会告诉你爸妈,当做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就好,好吗?不然你这么小,万一真的学坏了,阿姨可是会很伤心的。」白丽云看刘文伟怕成这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一把把刘文伟抱住说道。

「我也没看什么,只是以前看过大人放黄片,我看过,后来慢慢有感觉,老觉得下面很涨。就自己用手去摸。然后摸完会……很舒服。可完了之后就又会很后悔。阿姨,我是不是生病了。」刘文伟被阿姨这么一抱,也没了防心,反正跟白丽云说一说,说不定她能指导一下这么做是对是错。

「小伟啊,你这是叫手淫……这也是男孩子的正常的生理反应,不是生病,只是你这有点太早了。」白丽云听刘文伟这么一说,很是惊讶。「也难怪,你爸妈啊,真是的,整天就知道赚钱,也没好好照顾你」白丽云接着说道「……」刘文伟不知道回答什么「你现在正在长大,虽然是正常反应,不过手淫次数多了不好,知道吗,以后要节制一点哦,这不能太频繁,而且也不能想七想八,更不能去做什么坏事,知道吗」白丽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

「恩,好的,我知道的,阿姨,你对我真好」阿姨说的话,让刘文伟心里很温暖。

「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阿姨,阿姨虽然说也不是很擅长这方面的知识,不过肯定也比你知道的多。」白丽云摸摸他的头说道。

「阿姨,那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为什么赵欣的胸部没有你的大呢?」刘文伟听阿姨这么一说,就大起胆子问了起来。

「怎么问这个,这……」阿姨一时语塞,顿了顿,说道「好吧,赵欣还没发育,等过两年,她长大了,开始发育了,胸部就会慢慢大起来。阿姨像她那么小的时候,也是没有胸部的,只有乳头」白丽云有点害羞起来,算了,这孩子这么早熟,给他上一堂生理课也好,免得以后走错道了。

「那,阿姨,我可以摸看看吗,我一直很好奇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刘文伟小心翼翼的问道,刘文伟得寸进尺,本来不敢开口的,可看白丽云这么顺着他,就鼓起勇气问了起来「这……小伟,这不行的,女孩子的身体不能随便摸的,知道吗。」白丽云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小孩居然还提出这种要求。

「可是阿姨,我真的很好奇,您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嘛。」刘文伟不依不挠起来「……那好吧,不过得隔着衣服,而且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可以这样哦,对别人更不行,你现在还小,如果以后长大了,还这样,警察会把你抓走的。」白丽云看刘文伟这么苦苦哀求,只能满足一下他「真的吗,阿姨,你太好了。」说完他兴奋的亲了一下白丽云的脸颊。

「……」白丽云被他这么一亲,有点愣住。刘文伟没等她反应过来,慢慢伸过手去,放在白丽云的胸前,心跳快的不行,原来这就是一直渴望的女人的身体,好柔软,好舒服啊。刘文伟粗气连连,只感觉下面又涨又硬。

「……」白丽云害羞的别过去「小伟,你可要记住了,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都不可以对别人说起,你爸爸妈妈都不行,不然阿姨就没法面对他们了。」「恩,阿姨,我知道的」刘文伟边摸边说道。「我绝对不会跟其他人说起」「……恩……「阿姨没回头,说道刘文伟趴在白丽云身上,在白丽云的奶头上戳弄起来,白丽云一只手紧紧抓着被子,一直手放在头上挡住眼睛。觉得很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面对面前这个又可爱又客气的小朋友。刘文伟小弟弟硬邦邦的,直接顶着白丽云大腿上。一边戳弄奶头,一边在她大腿上磨蹭。

「啊」白丽云突然哼了一声。刘文伟赶紧停止,抬头问阿姨是不是把她咬痛了,白丽云没说话,只是摇摇头。刘文伟见没事,就继续弄了起来,没过一会,就一阵尿意,哆嗦了几下,软绵绵的趴在阿姨身上。

「小伟,要记住今晚阿姨跟你说的话,阿姨是怕你还小,等下不懂事做了什么坏事,才会让你做这些事,别费了阿姨一番苦心。」白丽云摸摸刘文伟的头说道。

刘文伟刚高潮完,感觉有点困,嗯了一声,没多久就睡着了。

白丽云盯着眼前这个小朋友,又爱又气,心里默默期盼着,但愿他能记住今晚她对他说的话,可别学坏了。

第二章偷窥无罪「赵总,你轻点……嗯……嗯,快点……快点……我要去了」航空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传来一阵阵淫叫声。

办公室里,短裙,高跟鞋,内裤,胸罩,皮鞋零零散散的散落在地上,办公桌上,一个女人赤裸着身体,唯一穿着的只剩褪到脚踝的黑丝袜,丰满的胸部起伏荡漾,嘴里哼哼嗯嗯的叫个不停。

「你个小骚货,到底是要快点,还是要轻点」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赤裸着身子,站在地板上,一只手捧着一双玉腿,高高举起,另一只手插在腰头,挺着下身,一进一出的卖力抽送。玉腿那头,挂在脚踝的黑色丝袜,也随着节奏,一前一进的摆动,「嗯……不行了……啊……我要死了」只见那妇人皮肤白皙,乍一看还有点像白丽云,平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已经变得目光涣散,她面色潮红,粗气连连,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高潮,赵斌见她又一次高潮,便不再忍耐,加快抽送速度,一声闷吼,双腿一软,将精子悉数射到了妇人的阴道里面。便趴在妇人身上,大喘粗气。

「你个死鬼,也不晓得尊重姐姐吗,搞得我累死,还都射进去了,怀上了孩子怎么办。」妇人一边体验着阴道内因为射了精在抖动的肉棒所带来的快感,一边埋怨道。

「怀上了就给文伟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有什么不好的啊,哈哈哈」肥胖中年男子听妇人这么一说,抬起头笑哈哈道。

此人正是刘文伟的妈妈,也就是白丽云的亲姐姐,白丽红。她已经彻底被眼前这个男子征服,而征服她的,是大她十几岁的妹夫赵斌。

「呸呸呸,像什么话啊,真是的,越说越不正经。」白丽红啪的一下,在赵斌白肉肉的背上留下一个掌印。一把推开了趴在她身上的赵斌。

「刚是谁哭天喊地的喊着要我,现在爽完就这样对你妹夫啊」赵斌被拍的生疼,无辜的摸着后背,摇摇头说道。「哎,最毒妇人心啊」「怎么,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便宜了你个死色鬼了,我们两姐妹就这么被你个死色鬼给摧残,你还最毒妇人心,要是毒,就把你那玩意给切了。」白丽红又伸出手,在赵斌手背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哎哟,我的姐啊,你下手倒是轻点,这回去要被你妹妹看到淤痕,我就跟她说是被你掐的。」赵斌被掐疼了,惨叫一声「你倒是说啊,看谁死的比较难看,再怎么说,我也是她亲姐,而且可是你先上了我。」白丽红哼了一声不屑道。

「好了,好了,我的乖乖,我错了不行吗」赵斌心想,怎么这姐妹两性格差这么多,丽云那么温柔,体贴,到现在可连骂都没骂过我,可这丽红怎么这么凶猛彪悍呢,不只骂还会打。还是别惹她为妙,不然肯定又要挨揍。

「这还差不多,行了,时间不早了,得赶紧回去了,等会被我妹妹起疑心,就不妙了。」白丽红一边穿起衣物,一边说道。

「嗯,大姐说的是。」赵斌频频点头道,这平日高高在上的航空公司总经理,现在对一个妇人唯唯诺诺,这要让别人看见,非得让人笑话不可。不过他们也不敢让人撞见,航空公司上上下下对他们的关系都是知道的,要是被人撞见他们两个独处一室,知道了这另一层关系,让人传出去,恐怕都没脸见人。两人整理完衣物,分头走了出去。

刘文伟16岁那年,父亲因为出车祸去世,白丽红母子二人因为丧夫以及丧父之痛,那段时间过的很难熬,平日里坚强刚毅的白丽红都是以泪洗面,幸亏赵斌跟白丽云忙里忙外,跑进跑出的照看他们母子。刘文伟因为父亲的死,消沉不振,白丽云看自己的外甥跟姐姐这副模样,心痛不已,就跟赵斌就提议说,美国的分公司要招人,可以让刘文伟过去那边深造几年,一方面将来的工作有着落,另一方面,换个环境,让刘文伟出去走走,好早点走出这段痛苦的回忆。赵斌很爽快,一下就点头应允。刘文伟对白丽云的安排没有什么异议,但是担心如果自己出国,让白丽红一个人在家,没有个人陪伴,放不下心。白丽云便提议让白丽红搬去跟他们一起生活,换一个新环境,换个心情,而且两个女儿都在校寄读,自己看守一栋别墅,也怪无聊,这样一来姐姐有人照应,自己也有个伴。白丽红看眼前这情境,也只能点点头答应了这赵斌,当上了总经理没几年,就变得不一样了。他所在的公司是全国规模最大的航空公司,分公司遍布全国各地,乃至国外都有设立。仅仅当空姐,空少就比其他航空公司的收入多出了一倍,更别说机长,乘务员什么的了。所以要进他们公司并非易事,不仅要通过各种考试,还得看关系背景硬不硬。没什么关系背景的,只能靠钱财疏通,有的为了博得总公司的职位,牺牲色相的更不在话下。

男人有钱就变坏,更何况赵斌这种有钱有势又不缺美人的男人。不过要说他坏,也没坏到哪去,对白丽云千依百顺,对两个女儿更是视如掌上明珠。那些自己送上门的想当空姐的嫩模啊,少女,他玩过一次,满足她们的利益后,便不会再联系她们。

自从白丽红搬到白丽云家的别墅后,就跟着他们夫妻一块生活,姐妹两现在又生活在一起,加上平时感情就好,相处的很是愉快,白丽红也慢慢走出半年前的阴影。

另一方面,白丽红自从丈夫死了之后,就变得很浅眠,一个晚上得醒好几次。

有一天夜里醒来,觉得口渴难耐,就起来去客厅拿水喝。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楼上有动静,吓得睡意全无,不敢出声。

「丽云这个点不是早在睡觉了,今天赵斌也好像没有回来,不好,该不会遭贼了吧」白丽红一时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天丽红还给我介绍说家里用的安保系统是现在市面上最好的,贼也没那么容易进来,也许是丽红起来了也说不定」她给自己撞了撞胆,但又放不下心,蹑手蹑脚的爬上楼去,想看看究竟,隐约之间看到白丽云卧室的门缝里有光透出来。

「丽云,丽云」白丽红走到妹妹的卧室前,敲了两下门,她看到白丽云灯还亮着,想说妹妹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诶,嗯……姐啊,怎么回事,嗯……怎么还没睡觉?」白丽云应道,话语之间还带着点柔软无力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没,没事,刚听到有点动静,我以为家里遭小偷了呢,上来看一下,看你房间灯亮着,就来问看看。你没事吧?」白丽红听到妹妹的声音,放下心来,又感觉白丽云说话语气有点奇怪,问道「嗯……没,没事,刚起来喝水,把杯子弄倒了而已,没事,姐,你赶紧去睡吧」白丽云回答道。

「没事就好,那我下去睡了」白丽红心里疑惑不已,又不好多问。

「嗯……好的……啊」白丽云柔软无力的说道「嗒嗒嗒」白丽云听到白丽红下楼梯的声响「你个死鬼,我姐都到房前了,还不拔出来,一直弄我,要是被姐听到了,不是丢死人了」白丽云赤裸着全身半跪在在床上,撅着屁股,一只手撑着身体,一只手往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赵斌的大腿,娇羞的说道。

「嘿嘿,我可没硬要插着你哦,我手可是放在你屁股上而已,你自己完全可以自己拔出来的啊」赵斌摸着白丽云的屁股嘿嘿说道。

「你……可恶……嗯……不然你出去看下姐回去了没,等下姐还没回房,会被听到的,羞死了」白丽云想到万一姐姐还没回房,虽说是自己的老公,可被她听到了,还是不大好。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听到就听到了呗,怕什么啊。干自己老婆天经地义,还怕被人听到」赵斌不理会白丽云,扶着她的腰,要继续抽插。

「不去,那就睡觉,哼」白丽云听到赵斌这么说,一时来气,身子往前一挪,赵斌布满青筋沾满淫水的的肉棒一下滑了出去,白丽红下体的充实感突然不见,轻哼一声,不过还是来气,一把拉过被子盖在身上,盯着赵斌,愤愤说道。

「我的亲娘啊,怎么这么折磨我呢」赵斌无奈的半坐在床上,硬邦邦的肉棒笔直的挺立着,苦着脸说道「叫你乱说话,赶紧去看看,人家真的怕被听到了嘛。」白丽云嘟着嘴撒娇道「哎哟,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你说你姐好端端的跑上来干嘛啊」赵斌性趣一下没了一半,挺着硬邦邦的肉棒,无奈的拍了一下它,走下床去。

「内裤穿上啊,等下被姐看到,看你不丢死人」白丽云看赵斌这模样,又好气又好笑。

「看到就看到了,是你叫我去的」赵斌被白丽云这么一说,想到自己赤裸裸挺着肉棒站在白丽红前面的情景,一下子面红耳赤,下体不知觉又硬了不少。一边拿过一条浴巾绑在腰际,一边开门走了出去。

「你个流氓,哎」白丽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

赵斌走出房门,往楼下探了探,发现没人,回头发现隔壁房间一个熟悉的黑影闪了进去,知道那是白丽红。原来白丽红刚走下楼去,想到丽云说话的口气不对,话语间明明有带着点呻吟声,赵斌又不在,怎么会这样,难不成有别的男人来了,又偷偷摸摸爬了上来,躲在赵斌他们卧室的隔壁,想知道个究竟。谁知道白丽云又叫赵斌出来看,一时间不知道躲哪里,就躲进了他们卧室隔壁的房间。

赵斌刚想过去看看,转念一想,就假装没看到,慢慢走回屋去。

「怎么样?」白丽云看到赵斌回来,赶紧问道「回去了啦,你把你姐当偷窥狂啊,还躲在那偷听我们不成」赵斌拉高音调,说道。

「神经啊,说的那么大声干嘛,对不起嘛。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但不是你说的那样啊,人家是以防万一嘛,这种事被人撞见毕竟不好嘛。」白丽云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有什么不好的,这种事,天经地义,男欢女爱,孔子曰:食色,性也,连圣人都这么呼吁,可见这不是见不得人。」赵斌不服妻子的言论,一边扯下浴巾,一边说道。

「嘿,还装起学问了你,那是告子说的,不是孔子」白丽云听到赵斌这么一说,哈哈一声笑了起来。

「管他谁说的,反正现在老子说,老子今晚要干了你。」赵斌往床上看去,原来白丽云虽然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可她双脚立起来,撑着被子,两条玉腿一左一右的摆动,私处隐约可见。一下子被那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住,直接跳到床上,掀开被子,双手撑开白丽云的双腿,看了白丽云私处一眼,只见白丽云大阴唇粉粉发亮,阴蒂涨的通红,那一道裂缝内,有淫水隐隐欲出。赵斌咽了口口水,埋下头去,舔弄了起来。

「……嗯……」白丽云被赵斌这么一舔,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闭上眼,开始享受。

赵斌怎么说也是花丛老手了,他知道女人的每一处敏感地带,要嘛不轻易出手,要嘛一出手就送她上天堂。

赵斌亲吻着白丽云的粉红阴唇,他见过许多女人的阴部,但还没见过比自己老婆漂亮的,白丽云的阴唇真的是得天独厚,30几岁的人,生过两个孩子,阴唇却还粉嫩如初,没有半点黑色素沉淀。赵斌对它简直爱不释手,错了,应该是爱不释口。每次如果给老婆口交,必定会舔弄上好一会儿。白丽云慢慢也知道赵斌的底细,也不着急着催他,任他舔弄。赵斌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移目的地,伸出舌尖,在白丽云的阴蒂上打转,时不时含在嘴里狂吸,他知道这是白丽云最敏感的地带,每一次他只要弄这里,白丽云肯定都会高潮,果然没一会,白丽云便一手抓着赵斌的头,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枕头「啊……我不行了……啊……啊」赵斌知道白丽云要高潮了,把阴蒂改含为舔,一会上下舔弄,一会又左右摆动。

「……嗯……嗯,快点……老公」白丽云舒服的不行,长长的哼了一声,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泄了身。

「舒服吗,宝贝,还有让你更爽的,要吗」看女人被自己用嘴就弄到高潮,很有成就感。赵斌抬起头来,嘴角满是自己的口水与白丽云的淫水,高傲的说道。

白丽云红着脸,眯起眼睛,笑笑的看了赵斌一眼没有说话。

「看我不干死你,小婊子。」赵斌想到在隔壁偷听他们做爱的白丽红,心里又一阵激动不已,扶起自己的肉棒,往白丽云私处插了下去。

白丽云第一次听到老公这么叫自己,睁开眼,想要骂他,可被赵斌一下就插了进去,刚沉淀下来的欲望,一下就被肉棒唤醒,也没心情去跟他计较那些。又闭上眼开始享受着赵斌带来的快感。

赵斌一边操着自己的老婆,一边想到隔壁偷听他们做爱的老婆的姐姐,第一次有这种双重的快感,他自己也许感觉不到。而肉棒在白丽云的下面,白丽云很清楚的感觉到晚上丈夫的异样,比平时火热了很多,硬了很多,心想,这死鬼,晚上比以前更厉害了,难道是吃药了吗?「嗯……老公,你好腻害」白丽云被赵斌干的粗气连连,唇齿都有些不清了。

「我说了,晚上,老子要干死你,看你多淫荡,你个小骚货」赵斌把白丽云双腿放在肩上,双手撑在床上,整个人趴在半空,白丽云淫水泊泊而下,经过了股沟,灌溉到肛门处。

「嗯……我要被你……干……」白丽红第一次听到老公说这么难听的话,却又不觉得不入耳,相反倒觉得心里一阵阵澎湃,迷迷糊糊的想回应着,可话到嘴边又有点说不出口。

白丽红躲在隔壁听得一清二楚,原来赵斌知道白丽红在隔壁房间后,关门的时没把门关严,故意留了个缝,为的就是让白丽红听得更仔细。白丽红听到隔壁妹妹的呻吟声,赵斌说的秽语,还有赵斌抽插时与白丽云肉碰肉发出的啪啪声,内裤早已经湿了一大片。

自从丈夫死后,她便没再有过鱼水之欢,也没有心思去想过那些,再加上第一次撞见别人做爱的情景,而且还是自己的妹夫跟妹妹,白丽红感觉自己心快跳出来了一般,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过身去要下楼,可这时候又听见白丽云高潮来时的呻吟声尖叫声,她的理智彻底被耳边的淫语击溃了,欲望破茧而出。一边是偷听的快感,一边是封闭已久又被呼出的情欲,白丽红再也按捺不住,闭上眼睛,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在自己大腿内侧抚摸了起来。

「啊……」白丽红忍不住的低叫了一声,可不敢发出声来,怕被隔壁的听到。

她已经快忘了被抚摸的感觉了。

「干死你个小贱人,呼……呼」隔壁赵斌喘着粗气,依然时不时的在叫喊着,白丽云的呻吟声也不绝于耳,白丽红幻想着,如果现在在赵斌下面的是自己,哪怕只有一个晚上,就是被他干死,我也愿意「干我……额……干我,我要你干死我。」白丽红心里回应这赵斌,她喘着粗气,更加用力的在酥胸上搓揉,另一只手慢慢向自己私处伸去,碰到自己阴蒂的时候,白丽红像触电般的抖动了几下,这种久别的快感,是这么舒服,这么淋漓尽致。

「给我……全部射进来吧……啊」隔壁的赵斌没有多说话,不过白丽红能清楚的听到赵斌的抽插速度加快了很多,他要射了,白丽红想道。

「啊……啊……我要死了……」隔壁白丽云长长的吸了口气,她已经被赵斌带上了天堂一般,赵斌啊的一声,抖动了几下,然后气喘吁吁的趴在白丽云身上,白丽云闭着眼一边抚摸着赵斌的头,一边享受着着下体里赵斌射完精后抖动个不停的肉棒,与高潮后的充实。

白丽红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她想着自己被赵斌那肥胖的身躯压着喘不过气的感觉,想象着赵斌肉棒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的情景,她使劲的用手指扣弄着阴道与阴蒂,没一会,白丽红闭着眼睛,一支手指头紧紧的压扣在阴蒂上,哼了一声,赶紧用另一只手严严实实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唔……唔……」伴随着最后一下的扣弄,身体一阵阵的抖擞,抽蓄,久违的高潮啊,白丽红刷的一下,脸色通红,娇喘着,脑子一片空白,仿佛一场倾盆大雨冲刷过后的宁静。高潮过后的疲倦感袭来,她慢慢的闭上眼睛,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个房间又呆了多久后,听到隔壁没有了声响,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下楼去了。

自从那次知道白丽红偷听后,赵斌心里便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来,没想到平时端庄的大姐,也会做这种事,他暗自发誓,一定要把丽红搞到手。赵斌回家的次数变得频繁,而且经常故意做爱的时候大喊大叫,好几次跟白丽云做爱,都把她想象成白丽红。一想到这里,赵斌就都变得异常彪悍,把一向对性事持保守态度的白丽云干的淫水直流,高潮连连。白丽云还暗自惊呼,赵斌都五十多岁了,还能让如此勇猛,真的不得不佩服。哪想得到,丈夫是把她想象成自己的姐姐白丽红。

而每当赵斌回来过夜,白丽红一到晚上便会爬起来偷听赵斌夫妻做爱,然后一边偷偷的自慰。时间一长,自慰后的高潮,带来更多的是空虚与寂寞,她开始对男性的阳具充满了渴望,有时候还会穿着娇艳的衣服走在街上,旁边的男人还会不时回头看着她,暗自流口水。白丽红知道自己的吸引力,要是让那些男人跪拜自己的石榴裙下,也就一个眼神的功夫。可白丽红高傲自恃,心想,那些臭男人,一个个有色心没色胆,凭什么老娘要主动去勾引他们,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那些男人便不敢造肆。

2819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