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乱伦故事单本
乱伦故事单本
国中刚毕业正等待着联考的到来,觉得日子过的很无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帮忙对外收送衣物,这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工作,但却是我一连串的性生活的开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天下班前,老板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说:「志杰,这些是仁爱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带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过去,再来上班,记得将她们换洗的衣物一起收回来。」「哦!好!我记住了。」拿起宋太太家的衣物,便骑着机车回家。

一大早到达宋太太家按了门铃,宋太太前来开门,可能是刚起床的缘故,宋太太还穿着睡衣,丝质的睡衣衬托出这位四十岁的成熟肉体,胸前的两粒巨大奶头更是明显的浮现出来。

「宋妈妈,您早!」「志杰你早,来拿衣服啊!」「是的!宋妈妈,还有将洗好的衣服给你送来。」开了门让我进屋,我将洗好的衣服交给宋妈妈,然而宋妈妈却没将换洗的衣物交给我,只见宋妈妈一脸歉意的对我说衣物还在浴室里,还没来的及收拾,我便开口说:「那我自己去拿吧!」宋妈妈便说:「那就麻烦你了。」也转身上楼去换衣服准备上班,我到浴室里看见一堆衣物在换洗篮里,便动手拿取装入换洗袋中,顺便算算有几件衣服,宋妈妈的、宋先生还有宋芝芝与宋芝华的,到了篮底时映入眼中的是宋妈妈与芝芝、芝华的奶罩与内裤,可见得宋妈妈有整理过只是还没装入换洗袋中,宋妈妈的是一套黑色滚蕾丝的性感内衣裤,而芝芝则是一套水蓝色的俏丽型内衣裤,而芝华的则是一套粉红色的学生型内衣裤,芝芝与芝华的内裤底部都有着白白黏黏的透明液体,而芝芝的内裤上的液体却是又多又黏,更夹杂着几根卷曲的阴毛,看了这个画面性慾无形中燃烧了起来,裤底下的阳具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小心的取下芝芝内裤的阴毛用卫生纸包好放入口袋里,看着三角裤底的黏液,性慾慢慢的高昂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念头让我伸出了舌头舔起宋芝芝三角裤上的黏液,有点腥味与酸酸的味道。

忽然间一样东西从衣物中掉了下来,一看竟是一个使用过的卫生棉条,捡起一看,可能是生理期接近结束,只沾上一点点的月经,我见了连忙将它丢进马桶旁的垃圾桶里,由于阳具实在涨的难受,我便拉下拉链掏出涨的紫红的阴茎,将宋芝芝内裤上的体液涂在我的龟头上,更用三角裤的底部包住龟头,上下套弄了起来,心里幻想着刚刚宋妈妈睡衣里面美丽的乳房与迷人的小穴,另将芝华的三角裤放在脸上,嗅着内裤上的液体所泛出与芝芝不同的的气味,由于内裤与龟头的磨擦快感,使马眼流出了透明的淫水与宋芝芝内裤上的体液混成一片,正当浑然忘我之际,浴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宋妈妈身着一身深黑色的外套白色上衣与一件黑色的窄裙,黑色的丝袜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站在浴室门口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的动作,而我却六神无主的不知该如而是好,正当进退两难之际,听见了高跟鞋的声音从楼上下来,宋妈妈赶紧进入浴室并关上了门,只听见芝芝的声音说:「妈!我去上班了哦!」宋妈妈连忙回答说:「好的,路上小心哦!」此刻的我急忙将龟头上的内裤拿下,但宋妈妈却刚好回头当然也看见了我的大龟头与阳具(十八公分长度。直径有十二公分粗),而在我急忙准备穿上裤子时,宋妈妈伸手抓住我的阳具令我不敢乱动,只见宋妈妈蹲下来张开涂满红色口红的双唇张口便含住了我的龟头,温暖湿润的口腔紧紧的吸吮着、套弄着阳具,舌尖轻刮着龟头边缘的菱肉更让阳具涨到了极限,当我低头往下看时只见阳具在宋妈妈的两片桃红色红唇中进出套弄,时快时慢的好舒服、好爽、好痒。

宋妈妈的口技虽不是很好,但年轻的我却非常的受用,偶尔她会用她的银齿轻咬龟头的菱肉,或将睾丸吸入口中用舌尖搅动,更让我的性慾升到最高点,我顾不得一切两手抱住宋妈妈的头就此抽送了起来,刚开始只有半根阳具的插入,到后来几乎想把整根阳具送入宋妈妈的喉咙中才过瘾,由于阳具太长了宋妈妈自知喉咙会受不了,就用手抓住了阳具的底部这样一来只能有三分之二的阳具在宋妈妈的口中进出,大约抽插了十分钟,龟头传来一阵酥痒的讯息,我不自主的说:「宋妈妈……啊……好舒服……啊……舒服……唔……我好像要射出来了……啊……」「没关系……唔……志杰,你不要忍耐。你是第一次吧,射出来吧……嗯……嗯……把你的童子精射在……射在……宋妈妈的嘴里吧!」只见宋妈妈更使劲的用双唇套弄着阳具,并且弄的更深,我便将阳具往前一挺龟头抵住宋妈妈的喉咙,射出了又浓又热的精液,由于射出的量很多宋妈妈把我的阳具稍微退出一点,等我射精完,宋妈妈才吐出我的阳具,她擡头看着我,微笑的张开口,我看见满口的精液在宋妈妈性感的口腔里,宋妈妈用舌头搅了搅精液,一口吞了下去,还开口让我看一看口中以无半滴精液,并说:「宋妈妈我有十几年没有吃过精液了,这是你是第一次吗?」我点点头:「我是第一次跟女人接触,平常时我都是用手淫的方式,让自己射精的。」宋妈妈露出微笑,毫不犹豫的再把微软的阴茎含入嘴里。「哇!不行的……好痒……」手淫后自己摸阴茎都感到很痒,在宋妈妈的嘴里还有舌头的搅动就更受不了。我扭动身体,想减轻阳具麻痒的感觉。可是很奇怪的,没多久就不再痒了,还慢慢的变成快感,射精后萎缩的阴茎,在宋妈妈嘴里又涨大起来。

「果然年轻人就是不同,又硬起来了。」宋妈妈说道。

只时的我心情又开始兴奋了起来,我一把拉起宋妈妈抱住她就吻了起来,虽然宋妈妈的口中还留有精液的味道但这一吻却足足有三分钟的时间,当然我的手也深入宋妈妈的乳罩内抚摸着白皙柔软的乳房,淡褐色的乳头,当然一根巨大的阳具也硬梆梆的顶向宋妈妈的下体。

我猴急的要求说:「宋妈妈我想……我想……要……」「嗯!是不是想干宋妈妈的骚穴,对吗!」宋妈妈说道。

「对,我想干宋妈妈的小穴,我的鸡巴好涨好痒。」宋妈妈连忙说:「志杰,以后私底下不要叫我宋妈妈,叫我宋姐,做爱时叫我小骚屄或小浪穴都可以,知道吗!宋姐可以脱光衣服让你摸、让你亲、但是今天不能让你干,因为宋姐的月经还没完,要到没有月经才可以给你插知道吗,先忍忍好吗!」「那怎么办呢!我真的好难受,阳具涨的好难受。」宋姐微笑的说道:「刚刚才在我嘴里射出来一次,现在看你的大鸡巴好粗又好硬,你还真是个大色狼,想必你一定涨的很难过吧,宋姐真是不忍心,好吧!如果你不怕月经会脏的话,你等会!我先把卫生棉条拿出来,再让你插穴好吗。」我点点头,宋姐脱下左脚的高跟鞋、丝袜和三角裤,将脚举起踩在浴缸边绿,露出长满浓密阴毛的下体,我蹲下来两眼盯着宋姐阴户,只差没把头伸进阴道里。

宋姐见状连忙拨开浓密的阴毛,更用手指拨开大阴唇让我看着她的阴穴,灰褐色的大阴唇里却包藏着粉红色的阴肉,真的好美!好美!看的我口水差点流了出来,吞了吞差点流出的口水,继续盯着宋姐的下体看。

宋姐说:「想舔舔小骚穴吗!」我说:「嗯!想!好想!」。

「现在可以让你舔,但等会卫生棉条拿出来就不能舔了哦!因为月经会弄脏你的,来吧!来舔我小穴!」「嗯!我会听你话的宋姐。」色情五月天我伸出舌头往宋姐拨开的阴肉舔去,感觉到阴道口有一根小细绳,我知道那是卫生棉条的,舌尖慢慢的往前舔去,两片大阴唇顺势分开,擡眼望宋姐两眼微闭,一手拉住裙子,另一手则抓着乳房揉着奶头,十分陶醉的模样,我也没有停的舔着宋姐的阴道口,用舌尖使劲的往里钻往里舔,再慢慢的往阴蒂舔去,只见宋姐的腿微微的颤抖着,我便用舌尖在宋姐阴蒂四周划起圆圈来了,由于阴蒂是女人体外最敏感的性器官,在其周围抚弄反而会使阴蒂更加的骚痒难耐,宋姐只得开口道:「大鸡巴弟弟……人家的阴蒂好痒……快……快……帮姐姐舔……舔阴蒂吧!」「我突然一口含住整个阴蒂,舌尖更像一只猛蛇般的舔弄着整粒的阴蒂,这一来宋姐的腿居然软了下来,口中念着:「我不行了!我要泄出来了!」脚便软了下来,由于棉条塞住的关系,阴精并没有流出来,反而整个阴户都涂满了我的口水。

我连忙抱住宋姐问:「家里还有人在家吗?」宋姐摇摇头说:「我老公一早上班去了,芝华和芝芝也都上班、上学出门了。」抱起宋姐打开浴室门就往二楼走去,依宋姐的指示进入宋姐的房里将宋姐放在床上,用最快的速度将宋姐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一丝不挂的肉体立刻呈现在眼前,丰满的双乳,两粒硕大的奶头,真是令人兴奋到了极点,只见宋姐张开双腿露出整个的阴户:「来,志杰,快来干我!来干我!干我!我的小穴需要志杰的大鸡巴来插死它,快……快干死它。」我便将整个人压在宋姐的身上,感受着宋姐身上的体温与乳房接触的柔软感,当然阳具还是硬挤在宋姐的阴道口,就快破门而入了。

「好弟弟……别再磨了……小穴痒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给我插穴……你快嘛……快将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干死我!」宋姐完全忘了卫生棉条还没有拿出来,我连忙对着宋姐说:「宋姐你小穴里面还有东西呢!」此时宋姐才嫣然一笑,伸手抓住棉线往外一拉,一股淫水夹杂着阴精流了出来,流到屁股沟上,我一看以经没有月经的迹象了,因为棉条上一点经血都没有,我赶紧用嘴含住整的阴户特别是阴道口,将流出来的阴精与淫水全吞进肚去,此一动作更让宋姐看的目瞪口呆,弟弟那些水可以吃吗!你怎么吃的津津有味呢!

好姐姐我在一本性书上到说:女人的精水是男人上等的补品,如果是处女的话更可以增强作爱的能力与时间呢。

「你没听古人说将红枣或黑枣塞入女人的阴穴里,让它吸收小穴的体液,在将其取出让男人吃掉的话,对男人的性能力有极大的帮助呢,如果是处女的话,效果会更显着的,但必须注意的是塞入的时间是必须在月经过后才可以,塞入期间不可有性交更不可在性交后塞入,不然会有反效果的。」话说完,我便更加努力的吸吮着宋妈妈的阴穴,将整个的大阴唇都吸入口中用舌尖搅拌着,更不时用舌尖玩弄着阴蒂,不到十分钟宋妈妈便呻吟的说:「好弟弟……我快痒死啦……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快……快……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的小穴去呀……快点嘛……你想喝淫水的话……我……我会让你喝到处女的穴水的……快……快来干我……快……快来干我……骚穴里面好痒好痒……快……快用弟弟的大鸡巴帮姐姐止痒吧!」看到宋姐骚媚淫荡的神情,我知道宋姐已经「慾火焚身」于是不再犹豫,提起阳具对准小穴猛力地插进去!只听到「卜滋一声!淫水四溅」,大龟头以顶在宋姐的子宫深处,只觉得小穴里又暖又紧,嫩肉把阳具包得紧紧的真是舒服。由于没有过性经验只有采取了快抽快插干法,让每一顶都能撞击到花心深处,宋姐很快地开始发浪的呻吟了起来!

「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从来……没被……这样大的鸡巴……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好弟弟……姐姐……喔喔喔……姐姐……好喜欢被……被大肉棒插穴……这真是一根宝贝啊……我好……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由于我的阳具比宋先生的要大又长了许多,因此宋姐的嫩屄就像处女一样又涨又紧的包住阳具,显然的快速的抽插更是让宋姐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大鸡巴……好弟弟……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小穴……小穴……要破了……快……干死我……插死我……喔……啊……啊……泄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干破它……喔干死它!」此时宋姐的双手紧紧的抱住我,我感觉到她的小穴里阵阵收缩,射出了一股股火热的阴精烧烫着我的龟头,子宫口的嫩肉更是一缩一放的吸吮着我的龟头。

宋姐的只手更强力拥抱着我,让我无法动弹,阳具更无法抽送只好趴在宋姐的身上休息,过了一会儿宋姐忽然想起上班的间以经过了,急着说:「志杰,我上班要迟到了,敢快把你的大肉棒拔出来,让我去上班好吗!」。

我当然不肯,便撒起娇来,并将头埋入宋姐的双乳中,轻声说:「姐……我……我还没有射出来呢!」。

只见宋姐笑着说道:你这大鸡巴真利害,插的我的小穴都红肿了还不射出来,真的好棒!不过还是下次在用吧!

我一听心里更急,死命的抱紧未姐更将宋姐的奶头含进嘴里,用舌尖猛舔乳头,当然阳具依然插在小穴里。

宋姐看我急的样子,竟笑了出来并说:「骗你的啦,看你紧张的样子,真好笑,我先请好假再好好的陪你,好不好啊!可是话先说明,你今天得请遐陪我哦!」。

色情五月天我当然是求之不得,连忙点点头。

宋姐拿起床头上的电话拨了出去,接电话的是宋姐公司的同事叫杨素静,是一位的太太,宋姐说:「素静啊!我是玉珍啦,我人不舒服今天请假,劳烦你帮我请个假。」素静便好意的追问病情,一旁等待的我便将阳具慢慢的在阴道里抽插了起来,刚开始宋姐还能正常说话,后来我快速的强烈干着小嫩穴,宋姐便发出了细小的呻吟声,电话那头的素静听出了一点端唲,便说道:「哦!你还在床上对不对,你老公还真是利害,年纪一大把了,早上还那么硬朗,你真幸福啊?」由于宋姐与素静是好姐妹,宋姐想了一想,志杰的年纪轻、性慾高、时间长,单凭自己很难满足他,何不找素静一起,这样就算上班间也能偷偷约志杰到家里做爱,自己也可以轻松点不是吗!

「喂!素静啊,告欣你,他不是我老公啦,是我认的乾儿子啦!他好利害哦,一早就让我泄了两次,我都被他弄得都无法脱身,泄得我的腿都软了,现在他的大鸡巴还插在我的小穴里呢!」「哇!真的还是假的,他真有那么利害,真的那么神勇吗?你不是骗人吧!」「他啊!我把电话放在下面你听听声音就知道了。」(志杰用力的干,让素静姐姐听听我们做爱的声音。)「卜滋……卜滋……卜滋」的呻吟声淫水声与肉体撞击的声音传入了杨素静的耳中。

「玉珍啊,你的小穴的声音怎么那么大呢!你的淫水一定流多哦,他干你的速度还真快,这下你可爽死了。」「是啊!我都快死了,你还不来救我,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啊……你快来……救我……喔……死了……我死了!」宋姐便射出阴精。

宋姐这次真的累昏了,全身摊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也停止了抽插。拿起电话,只听见电话那头的素静似乎听的相当入神,一点声音都没有。

「喂,杨姐姐吗!宋姐她睡着了,你要不要过来找她呢,还是想续继听呢!」「喂,弟弟啊,姐姐听的三角裤都湿掉了,小穴里好痒好痒,我以经把手指头伸进出了,我也好想过去让你的大鸡巴像插玉珍一样的干我,但玉珍没来我走不开,你还是先干玉珍,把你的精液射进玉珍的子宫里吧!等中午我看看能不能过去一趟,到时你可得帮姐姐的小穴止止痒好吗!把电话放在旁边让姐姐听听你们做爱的声音。」「嗯!好!我等你哦姐姐。」便将电话放在床边。

我一股做气的抱着宋姐用力的干着她的骚穴,龟头的菱肉把粉红的阴肉括的翻进翻出,而宋姐嘴里的呻吟声以越来越小,眼睛也是闭着的,大约抽插了二十分钟,终于忍不住的将大龟头插在宋姐的阴道的深处,将浓浓的精液全部射进宋姐的子宫里,而宋姐也反射性的抱紧了我,直到射精完毕,感觉上我的精液似乎灌满了宋姐的整个子宫。

我拿起电话:「喂!杨姐姐我把精液全射进了宋姐的子宫里,我要插在里面休息,我们等会见!拜拜!」便挂上电话,也顺便打了通电话向洗衣店请假。

翻身躺在宋姐的身旁,将宋姐的睡姿摆成侧睡,将微软的阳具由后插进宋姐的小穴里,手抓着她的乳房,便闭眼睡了起来了。

一觉睡醒身边的宋姐以不在了,只听见楼下的炒菜声,起床看了看下体却很乾净,便光着身子走到楼下厨房,只见宋姐围了一件围裙在炒菜但围裙内并没有穿衣物,宋姐见我下来便向我走过来抱着我,我俩像一对情侣般的吻了起来。

睡饱了吗,怎么不多睡一会呢!等我一会儿,宋姐连忙转身将锅里的香肠乘了起来,我走到她的身后抱着她,双手则握着她的两个乳房,而因接吻而硬起的阳具则贴着宋姐的股沟,大龟头则顶着阴道口。

我开口问,宋姐我的阳具是你帮我清理的吗,我怎么都没感觉,宋姐笑笑说,我一起来看你和我的下体沾满了淫水与精液,我就低下头来想把你的大鸡巴看个清础,看它为什么那么粗大与神勇,看着看着我就舔了起来,也将你阳具上残留的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当中你的阳具还有硬起来呢,那时我还真吓一跳,后来见你又睡熟了我才下楼准备午餐的。

「叮当!叮当」门铃声响起。

我慌忙的想上楼找衣裤穿,宋姐却先开口说,别忙是我的救星到了,你也别穿了,省得待会还要脱,宋姐便去开门,我见宋姐没穿衣物就敢去开门,心想一定是杨姐姐来了,果然是杨姐姐,她一见到我便把宋姐拉到一旁说起悄悄话了,我则帮忙添饭。

等她二人就坐,我也坐了下来,当然宋姐是坐在靠近我的这一边,三个人便边聊边吃的吃完午餐。此时我对杨素静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杨素静嫁给一位老师,结婚有十二年了,有二个小孩,但性生活上却非常不美满,刚结婚时每一次做爱还有十至二十分钟,但从第六年开始,先生便有早泄的疾病,所以每次的性交也都草草了事,所以她每次做爱后都必须用手淫来达到高潮。

吃完饭后,我收着餐桌与碗筷,玉珍便拉着素静上楼,等我收拾好上楼以是十分钟后了。

我进入玉珍的房间开口问:「两位姐姐你们在谈论什么事啊!」宋姐与素静坐在床边笑着回答说:「当然你的事罗!」接着又说:「我对素静说你的那根肉棍是如何的神勇,不但干的时间长,恢复的又快,以后我们俩姐妹可有的爽罗!待会你可得好好表现一番,让素静满足她六年的空虚才好。」上了床,宋姐先含住我的阴茎又舔又搓的玩了起来,而素静也将身上的橘色紧身衣脱下来,展现出一付曲线玲珑的身材,橘色的性感胸罩与三角裤,衬托出她美好的曲体,接着在慢慢的解开她前开式的胸罩,露出三十四c的乳房,淡粉色的乳晕坚挺的乳头,让人看了有股迫不急待吸吮的冲动,此刻的她用手伸入三角裤内摸着自己的阴户,迷人的眼神与诱人的呻吟声,我的性慾更加高涨,不自主的将阳具往上一挺,深深的插入玉珍的喉咙。

玉珍擡起头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要死了,插的那么深,想插死我啊!当心我把你的龟头给咬掉了。」便又低头续继吸舔着阴茎。

此刻素静全身以一丝不挂,玲珑的曲线,丰满的双乳,雪白的臀部,啊真是上天的杰作。

素静转身将背对着我,弯下腰解开着脚上的高跟鞋,但也将屁股与阴户大大的展现在我的眼前,就像在对我招手似的,我便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跪在地上将素静的屁股拨开,舔起素静的屁眼来了,素静没想到屁眼会受到舌头的舔呧而产生了前所末有的剌激,便呻吟了起来:「哦好哥哥……啊……啊……人家的屁眼没被人舔过……人家……人家好难受哦……哦……喔……不要……舔屁眼了,舔人家的小穴吧……」素静转过身来,我拨开她的大阴唇,展现在眼前的是粉红的嫩肉及阴道口那些淩乱的小肉芽,素静的淫水从阴道口流了出来,我看了便伸长舌头对阴道内轻轻的抽插。

看着素静的阴毛与玉珍的相比,俩人有着很大的不同,玉珍的阴毛像是非洲人的头发浓密卷髷的长满整个阴部,而素静的阴毛郤像是一棵树,阴毛呈直线由阴蒂往上长慢慢的扩散开,也满像是放烟火的形状。

「素静姐!你的阴毛长的真可爱,待会让我拔二根做纪念好吗?」「好弟弟你怎么说怎么好但是舌头千万不要停,我的小穴正舒服呢!快将舌头伸入我的小穴里舔它,用你的舌头干我的穴、干我!」从素静阴道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而我是一口一口的咽下,决不会让它浪费掉的,直到玉珍伸手将我拉上了床。